方图公开课 | 如何打通知产案件的各个环节?

来源:本站 时间:2021-06-13 浏览:14

作者:何华玲 合伙人

在一起诉讼案件中,尤其是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中,从整体上可以分为前期调查、中期诉讼、后期执行三个环节。而前期调查、中期诉讼、后期执行各环节工作则围绕整个知识产权案件中总体诉讼策略展开。

本期方图公开课,“荷花”律师结合自身多年执业经验,分别从前期调查、中期诉讼、后期执行三个方面,就如何做好部分衔接最终实现总体诉讼策略,分享了方图所积累多年的办案经验。



1

调查

如何锁定侵权源头主体


在知识产权诉讼案件,调查取证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经常出现问题的一个环节,例如进不了侵权工厂、买了不侵权的产品、在取证过程中被识破等等,那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什么呢?荷花律师感慨道,其实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我们以为已经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取证过程,但实际上固定的证据却抓不到侵权主体。那么在调查中,该如何锁定侵权源头主体呢?


调查取证工作中,锁定侵权源头主体通常的做法是购买侵权产品。而购买渠道则有源头生产工厂、实体经销店铺、网络线上销售平台、微信或电话下单,上述每一种取证方式都有其优点和缺点。总的来说,在源头生产工厂购买到侵权产品是完美的取证方式,证明力最强,但是取证难度大。但在实际过程并不是每个案件都会有进入工厂取证的机会,当在源头生产工厂无法取证时,我们只能退而选择其他购买渠道的取证方式。


相对进工厂而言,通过其他购买渠道取证虽然难度大大降低但原告需要承担证明所收到之产品与发货主体(被告)之间具有对应关系的举证责任,即证明侵权产品来源于被告。例如,我们在微信上向名为“荷花”的用户下单购买了一批侵权产品,“荷花”给我们邮寄的侵权产品里附带了一张盖有“方小厨食品有限公司”公章的单据,那么能否证明该侵权产品是方小厨食品有限公司销售的呢?


曾经的小方律师天真无邪,不知人间险恶,满心以为能够凭借“公章”实锤被告,直到那一天,被告拿出了一个“真正”的公章。为什么叫真正的公章呢?因为实践中有些公司在单据上盖的“公章”并不是工商登记中的公章,而是另外制作的,与真正公章具有差别的印章。如果收货单据上的“公章”非真正的公章,我们就无法证明所收到之产品与发货主体具有唯一的对应关系,故通过网络线上销售平台购买取证虽然难度较小,但也具有不小的风险。


那在网络购买取证中,如何证明所收到之产品与发货主体之间的对应关系?

荷花律师分享了自身多年经验,即充分利用下单聊天的内容(产品包装细节、物流详情),在下单聊天的内容上使所购之产品与发货主体所发之产品信息之间形成关联,收货时则使所收之产品与下单聊天内容中所购产品之间形成关联,最终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为了查漏补缺,保证拿到的证据能够实锤被告实施了侵权行为,方图所还形成了相应的调查会议制度。在调查会议中,“老兵”、“大兵”、“小兵”齐聚一堂,明确以下内容:起诉谁、侵权否、管辖权、高判赔、能执行;“大兵”、“小兵”在取证过程中则须提前准备出差计划,每日作日常汇报,取证后完成调查报告并形成材料归档,最终完成整个调查取证工作。






2

诉讼

律师是艺术大师


在诉讼阶段,大家常犯的错误有哪些呢?

撰写起诉状时,遗漏重要被告、重要诉讼请求、权利基础错误、管辖权不利于己方、事实和理由不清、严重笔误等等。对于有遗漏重要被告这个问题,荷花律师表示感触良多。某个案件中,小兵撰写的起诉状,被告包括“两个自然人+一个个体户+一个空壳公司”。看到此景的荷花律师忍不住问道“能否高判赔?能否执行到位?”,大家相看两生疑,考虑良久,还是觉得不太行。那有没有什么补救手段呢,难道就此束手无策了?


于是大家在公证书里找啊找,终于发现了一点被忽视的线索,某个被告公司的名片上面有个厂址,这个地址会不会暗藏玄机呢?顺着这个地址,我们找到了一家大公司,这个公司会不会是侵权产品生产商呢?经过补充调查发现,这家公司真的是侵权产品生产商。至此,“能否高判赔?能否执行到位?”两大问题得到基本解决。如何能让大家后续案件中避免出现此类遗漏被告情况,荷花律师表示在诉前会议中,再次认真审核证据和诉状很重要,当然催公证书也是很有必要的。


在证据制作时要注意什么事情呢?

荷花律师强调,在证据制作时,切勿证据堆砌,以免弱化重要证据。例如某份证据对案件某个待证事实(如侵权范围)有证明作用但隐匿了(增加不侵权的可能性),我们不能一叶障目,只看到有利点而忽视了不利的部分。在某些案件中,我们做了很多份公证,拿到了很多证据,证据材料上千页,那我们如何从如此繁多的证据中找到重点并且让法官get到呢?律师界一直在谈诉讼可视化,我们也一直在做诉讼图表,如侵权事实一览表,侵权标识比对表、侵权主体一览表等。但诉讼可视化不是证据事实的罗列,不能为了做图表而做图表,也要突出重点,善用逆向思维,从制图目的和针对主体出发,突出重要信息,避免杂乱无章。证据最终的呈现方式考验着化繁为简工作能力,需要长期思考如何简单高效的办理每一件案件。


诉讼中常犯的低级问题真是数不胜数,防不胜防。



那该如何减少这类低级失误呢?

荷花律师有言,律师是艺术大师,工匠类的工作内容交由制度建设来解决。律师应把工作重心集中在被告、重要诉讼请求、管辖权、庭审提纲、发问提纲、研究法官庭审录像等决定诉讼策略的选择上,而准备证据原件等工匠类的工作则交由制度予以解决。



例如在诉前会议上“老兵”、“大兵”、“小兵”齐聚一堂,将起诉状与证据进行交叉检查,发现文书之中是否有遗漏之处,并形成了30项会议检查清单,涵盖了法律分析、证据评估、财产保全等等。





3

执行

方图所新核心产品力和竞争力


一件成功的知识产权诉讼案件不仅仅是拿到高额的判赔,更须将高额判赔执行到位。对此,方图所在未立案之前就展开了财产线索调查,并于案件办理过程中补充财产线索调查,立案后更是明确了以财产保全为原则,不保全为例外的不保全审批制度。



此外,方图所还吸纳了专注于执行领域的律师团队,前期重视财产调查,后期重拳出击,打通执行环节,针对不同情形采取不同的执行方案,形成新的产品竞争力。



-End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惟方乃正,於图为略

广东方图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粤ICP备151139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