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方图说 | 办案手记--9个被告拆分两个案件,论诉讼策略的重要性

来源:本站 时间:2022-05-17 浏览:61

作者:黄逸锋 实习律师

    吕晓彤 律师助理


作为方图的新人,我们发现海天苹果醋案和海天饮料案的名称经常会出现在合伙人对外讲课的PPT中。查询Alpha两个案件的项目文档情况,却发现海天苹果醋案和海天饮料案的被告存在很大重叠,那么既然被告都差不多,为什么会分成两个案件在不同法院起诉呢?


2022年3月我们采访小组带着满满的好奇心,预先想了很多问题,采访了案件的经办人何俊律师、荷花律师,终于徐徐解开了我们心中的疑惑。




何俊律师从电脑上翻出了当年的文档,告诉我这个案件从2014年3月至2015年12月,先后制作了五次法律服务方案。因为客户海天公司当时还在对涉案注册的侵权商标提起无效,还未拿到终审判决,因此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打击。但在海天公司提起商标无效、行政诉讼的几年期间,侵权人却在市场上快速发展,并且在策划隐匿和逃避法律责任的路径。因此,当律所调查团队真正展开对多个侵权人的调查时,发现案件远比一开始想象得更加复杂。


从主体而言,从最初的四个涉嫌侵权人,增加到最终有证据显示的九个侵权人。九个侵权人,很明显是到以被告王某个人为首,控制和发展了共计8家公司参与其中。从产品而言,在全国十几个省份发现有侵权产品,侵权规模可算巨大。而侵权产品除了客户所说的苹果醋侵权线索,还发现了椰子汁、山楂汁、果粒橙等众多侵权饮料产品。何俊律师给我们展示了当时交付给客户,足足有75页的调查报告,向我们谈到了当年调查一个小故事。有一个佛山的公司,是王某个人参股的,也是涉案侵权产品的制造商之一。但在购买侵权产品的时候,被告佛山公司相当的警觉,方图前后派了两个调查人员与之接触都没有买到涉案侵权产品。最后只能荷花律师亲自出马,以湖南老板娘的身份聊了数日,终于成功买到涉案侵权产品,牵出下游的饮料侵权产品两个委托加工商被告。


通过一年多时间的地毯式、全方位的调查,方图终于成功掌握了侵权时间的前后脉络和侵权主体之间的关系。大约的剧情就是,爱好傍名牌的王某,找了广东佛山和河南漯河两拨人一起发展海天苹果醋和饮料事业,因为生意太好,广东佛山和河南漯河两拨人还找了其他的工厂代为生产相关的侵权产品。




既然调查清楚了,是不是直接起诉就完了呗。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何律师说,在诉前评估案件风险时候,发现如果按照原来一个案件的解决思路,会存在两个问题。


01.同案解决时间会非常之久。本案需要认定驰名商标,饮料产品和酱油产品不属于相同或者类似商品,那么必然要对海天商标进行司法认驰。但一旦涉及认定驰名,则案件的时间相比普通商标案件就比较久。因为当时驰名商标案件都需要提交上级法院审批,这样一审二审程序下来,三四年是很正常的。


02.多个被告的责任认定会很复杂。案件需要认驰,就已经是比较疑难复杂了,会有大量的证据去证明商标的知名度。如果在牵涉到多个主体责任的认定,那么就案件复杂程度无疑就会再度升级。而且多个被告中,有的被告只涉及苹果醋或者饮料一类产品,对于法院来说,无疑会让案件的审理变成更加疑难。运气好碰到细致的法官,才会梳理好侵权关系,分清责任。但运气不好呢?主办律师往往要从最坏的方面去思考案件的风险,提前做好解决的预案。


问题怎么解决呢何俊律师决定从苹果醋产品入手。消费者一般观念会认为,苹果醋、椰子汁、山楂汁、果粒橙等都属于果汁类饮料。但早在上世纪末,海天公司就推出了一款苹果醋调味品,并在广告中宣传该苹果醋稀释后可以直接喝,苹果醋饮料实际上就是醋演变出来一种产品。加上海天品牌的知名度,这种情况下二者被判定为类似产品的可能性是比较高的。而类似商品案就无需认定驰名,大大地降低了案件的审理时间。所以何律师从解决案件的效率,以及降低单个案件的复杂程度两个方面,向客户提出了从苹果醋和饮料两类侵权产品分案解决的建议,很快得到了海天法务总监的认可。

事实证明,当初这个分案的策略是案件得以漂亮解决的精妙之笔。因为苹果醋案件不仅在2年内完成一审、二审以及再审,并且梳理了案件主体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判定个人股东王某的责任。该案为海天饮料案解决了主体认定方面的难题,使得后案变成不太复杂的驰名商标认定的单一问题,完全实现了制定分案策略的诉讼目标。




从客户角度出发,很多时候只是简单的追求胜诉,对于案件中该抓什么被告并无特别的要求;而从律师的角度而言,要从客户的根本利益出发考虑,只有全面地追究侵权被告的责任,特别是侵权主谋人的责任,才能真正达到制止侵权的目标。何律师说,抓被告这项工作既考验技术,也考验良心。从法律技术上如果在一个案件中有多个被告,如何在短短的庭审时间中,向不熟悉案情的法官清楚地说明被告之间的关系,在侵权关系中起到什么作用,以及相对应的证据,对一个律师的专业水平无疑是很大的挑战;而从律师的良心上来说,一个案件被告越多,就代表越多的工作量,但很多时候一个案件并不能因为增加起诉了被告就向客户提出增加收费。


“王某在整个案件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始作俑者”何俊律师说道。因此尽管在起诉时,王某已经把原属于其名下的相关商标(即被诉侵权标识)转移给第三人,且慢慢淡出这项侵权生意转向别的领域,因此无直接证据指向被告王某直接参与了侵权行为。海天公司并不要求追究个人被告责任,但办案团队本着对自身的高要求以及希望案件胜诉后判赔金额能够顺利执行到位,让客户利益得到弥补以及让侵权者得到该有惩罚,还是毅然地把其列为被告。


在2015年的时候,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追究个人股东被告责任的案例并不常见,因此苹果醋案件审判过程中法官的最大疑虑就在于王某个人是否承担责任。针对这一难题,办案团队可谓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做足了万全的准备。在庭前材料的准备过程中,办案团队制作了一份被告关系的图表,并在开庭时提交给法院以帮助法官梳理各被告之间的关系,荷花律师还专门请求对侵权主体之间的关系进行了陈述;此外,何俊律师将当时在商标侵权纠纷中认定个人责任的案子,如“西门子案”[1]“樱花案”[2]等案件个人侵权证据进行列表并与本案王某的个人证据进行对比,得出王某证据比其他证据更加充分的比对结论。


开庭时,其他被告提交的证据也成了神助攻,直接证明了王某的侵权行为,“对方提交的证据对我方比较有利,其中被告六顺德公司提供的与被告一公司的合同中,抬头虽为被告一公司,但落款签名却是王某,且写明王某入股被告六公司……”最终,经过办案团队的不懈努力,法官结合各种证据,认定王某承担相应的个人侵权责任。




分案的诉讼策略制定以后,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案件在哪里起诉呢?在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中,管辖法院的选择是一个决定案件成败和判赔金额(即传说中的既分高下,也分生死)的关键问题。


两个案件均有佛山本地的被告,因此优选广东管辖处理对海天最为有利。饮料案因为涉及驰名商标认定,可选的法院只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而苹果醋案根据起诉标的的不同,可以在基层法院管辖,也可以在中院管辖。何俊律师讲到,苹果醋案作为最先提起诉讼的案件,当时确实是在众多有管辖权的法院里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后,最终选择了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管辖法院。因为苹果醋案涉及到将苹果醋和海天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调味醋认定为类似商品的问题,这一问题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一旦法院认定不构成类似商品带来的后果就是驳回全部诉讼请求,风险非常高。


对于这个问题,经办法官需要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去把握,而佛山中院在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有较为资深的经验,专业方面一直值得信赖。还有一点就是,海天公司在佛山具有“主场优势”,因为相对于其他法院,佛山中院对于海天公司的知名度是非常了解的,更容易判断孰是孰非。而选择佛山中院之后,两个案件的二审法院都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因此苹果醋案件的二审判决对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当时是非常好的参照判决,在侵权责任判定上基本沿袭了前案的思路。




海天苹果醋案因为管辖权的缘故,起诉标的510万元,判决金额210万元。而海天饮料案起诉标的310万元,获得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全额支持。两案总计判赔高达520万元,在法院2016年立案的案件中,的确已经属于高额判赔案件了。


除了多地购买到侵权产品证明其侵权地域范围广泛之外,对案件判赔起到关键作用的,何俊律师认为其实是几份被告接受媒体采访的证据,以及被告王某用涉案侵权商标折价200万入股的证据。前者证明了其年销售金额超过6000万元,后者也侧面印证侵权商标的市场价值。谈到支持判赔的故事,何律师提到饮料案件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时候,主审法官看到方图提交的各种案件图表,非常赞叹,几次忍不住夸奖办案团队的用心程度。看到图表中展示出来的各类判赔证据和数额,直言起诉标的过低,完全可以起诉千万标的。法官的夸奖既让办案团队感到欣喜,也有几分惋惜。不过在当年千万判决还非常少见的情况下,能够拿到如此的结果确实已经很不错了。




这是采访小组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何俊律师思考良久,总结了两个点。其一、办理案件要与客户保持有效的沟通。只有客户充分信任律师而律师也充分了解客户的需求,那么才能共同打造出精品案件。在如此之漫长的诉讼过程中,方图办案团队也一直与客户保持紧密高效的沟通,各种决策和选择都获得了客户的理解与支持。“海天做案子追求的是一个标杆性的判决结果,对市场形成一个示范性的、震慑性的效应。”正是在双方深入沟通且理念一致的前提下,促使办案团队更加大胆、无顾虑地在办案中精益求精。其二、超越客户期待,对自己制定更高目标,实现更大的专业价值。很多时候,客户对案件的要求不可能精细到抓什么被告,抓多少个被告,判赔达到多少如此等等。而律师需要站在客户利益上,为客户精细的筹谋,提出更高更细的目标,为客户争取到更大的合法权益。这既是对自身法律技术精益求精的体现,也是超越客户期待,实现客户眼中更大专业价值的方式。



何俊律师表示,从现在方图办案的方式来看,当初确实因为意识和能力的问题,有一些疏漏的地方。比如当时前期调查主要关注侵权事实,没有注重对个人财产进行调查,没有财产线索也就未及时对被告的财产进行查封,以至于案件执行时间很久,直到2022年春天被告王某才给付了200余万的执行款。换做是今天的方图,案件被告财产线索的调查和保全已经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后续执行就能省下很多功夫。



注:

[1](2016)浙民终字699号

[2](2015)苏知民终字第00179号



- End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惟方乃正,於图为略

广东方图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粤ICP备15113971号-1